进入3月份以来,上市类影视公司陆陆续续开始披露新业绩快报,通过这一系列业绩快报我们可以大致了解它们2017年过得如何。

作为最具大众关注度与娱乐性的产业,影视类公司在去年的成就与变化颇具热度。记者统计,2017年,A股影视公司增至24家,股价表现却普遍不理想,除遭腰斩的幸福蓝海外,还有18家公司股价下跌,仅3家新股和光线传媒、文投控股维持上涨,万达电影以611.1亿元总市值稳居第一名;而吴秀波、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持股市值遭遇了数千万到上亿元不等的缩水。

截至发稿前,已经有四十多家文化传媒类公司先后发布业绩快报,而诸如文投控股、欢瑞世纪、引力传媒、当代东方、鹿港文化、大地传媒、横店影视等公司目前尚未公布。

公司市值扫描:万达电影611.1亿 排在第一位

根据统计来看,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完美世界的营收保持了稳健增长,然而也有像奥飞娱乐、华录百纳、长城影视这样净利润出现大跌的公司,A股市场可谓是风云变幻。

Wind资讯统计结果显示,截至目前,A股影视类公司共有24家。其中,金逸影视、横店影视、中广天择3家公司2017年初登资本市场,加入影视板块阵营。

主板市场之外,新三板影视公司也颇具看点,今年新三板影视公司的总体基调是萎靡。

2017年,A股分化态势明显,影视类公司的股价表现普遍不够理想。除了中广天择、横店影视、金逸影视3家新股和光线传媒、文投控股外,其余19家公司股价齐齐下跌。其中,幸福蓝海年内股价累计下跌50.39%遭腰斩,位居影视股之末;此外,包括华录百纳、上海电影、欢瑞世纪、新文化、中视传媒、华数传媒、中国电影、骅威文化、唐德影视在内,共计10家公司年内股价累计跌幅超过30%。

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数据,2017年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共23家,相比2016年的66家,降幅高达2/3。不仅如此,挂牌公司的含金量也逊色不少。很多影视类公司因经营陷入困境而无奈撤出新三板。

万达电影计划对万达影视进行并购重组,以此将万达的电影、电视剧和游戏版块业务注入上市公司。公司于2017年7月宣布停牌,至今尚未复牌。正是由于停牌半年的缘故,其2017年股价波幅并不明显,截至2017年底,万达电影总市值为611.1亿元,位居影视股第一。此外,文投控股、光线传媒、中国电影、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华数传媒、横店影视、慈文传媒、中南文化、北京文化等10家公司,其总市值亦超过百亿元规模。这11家大体量的影视股公司,也正是国内影视文化产业的中坚力量与龙头企业。

但是一些头部公司,特别是拥有明星股东的新三板公司,比如杨幂入股的嘉行传媒等,还是有比较不错的表现。

分析认为,传媒产业目前面临监管加强、并购重组活力下降、受众传播载体和内容升级等方面因素影响,从长远来看,文化消费在居民消费中的占比将继续提升,类别将愈发丰富,以影视公司为代表的文化传媒行业,依旧具备很好的发展潜力和前景。

再比如持续四年亏损的海润影业终于不再亏损转而盈利了。这家公司拥有众多的明星股东,除了孙俪、刘诗诗参股外,高云翔、赵丽颖、海岩、王晶、束焕都手持其股份。

明星持股市值:幸福蓝海拖累吴秀波损失上亿

根据1月30日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2017年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00.00万元,影片《大闹天竺》《我是马布里》《相爱相亲》《降魔传》的票房收入和版权收入,让公司有望实现业绩扭亏为盈。

另一方面,从持有股份的明星股东情况来看,受股价波动拖累,2017年明星股东持股市值的变动情况并不乐观,大多都遭遇了身家缩水的烦恼。

新三板市场可以说是马太效应加剧。

2017年8月,吴秀波所持有的幸福蓝海558.9万股解禁。三季报信息显示,其在解禁后并未减持幸福蓝海,截至9月底,吴秀波持股数占公司总流通股本比例达到3.68%,位居上市公司第三大流通股股东。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幸福蓝海2017年股价惨遭腰斩,如果吴秀波在去年四季度也未减持股票,那么按照公司2018年初32.45元的开盘价,2017年末13.28元的收盘价计算,吴秀波的市值在2017年蒸发掉1.07亿元。

主板四大影视公司观察:

相较吴秀波而言,范冰冰身家缩水相对较小。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范冰冰持有唐德影视644.96万股,以占总股本1.61%的持股比例位居公司第九大股东位置。唐德影视2017年股价走势并不给力,全年股价累计下跌30.66%,范冰冰的持股市值也由年初约1.84亿元,减少至2017年年末的1.27亿元,缩水约5637万元。

万达华策表现最好,光线表现平平

2017年三季度末,赵薇以1.46%持股比例登上了唐德影视第十大股东的位置,她和哥哥赵健(唐德影视第二大股东)合计持有公司3787.18万股,以年初唐德影视28.47元开盘、年末19.73元收盘价计算,赵薇兄妹持股身家在2017年整整缩水了3.31亿元。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范冰冰、赵薇、张丰毅等一众原始股东即将迎来首发新股限售股解禁,这些手握大笔股份的股东,若在解禁后大规模减持手中股票,无疑将对唐德影视股价造成进一步冲击。

从业绩表现来看,不少影视类公司的业绩还是非常喜人的。其中,无论是市值还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规模,万达电影都稳居第一位,2017年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1.92亿元和15.06亿元。

与此同时,业绩的主要贡献来自于其影视板块的华谊,凭借《摔跤吧!爸爸》《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三部爆款电影在2017年实现了8亿元的盈利。

而相比之下,同样盈利8亿元的光线传媒在电影方面却表现平平。不过,光线传媒2018年有将近20部电影值得期待。其中大IP项目包括《三体》《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之云南虫谷》《三重门》《莽荒纪》《阴阳师》等。

同时,公司旗下彩条屋集团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推出多部优质动画电影,包括《熊出没》《姜子牙》《哪吒》《凤凰》《大鱼海棠2》等。

得益于红遍2017年的电视剧版白夜夫妇等众多的电视剧爆款,电视剧第一股华策影视实现了最高50.89%的年内区间涨幅,位居涨幅榜前列。

幸福蓝海、唐德等走势不佳,赵薇、吴秀波等明星股东身价缩水

在资本市场的舞台上,艺人明星们的身影也是随处可见。因此,说到影视股,自然避不开备受瞩目的明星股东。然而在2017年,明星股东们持股市值接连缩水了。

首先是雅痞大叔吴秀波。吴秀波所持的幸福蓝海2017年股价惨遭腰斩。停盘前后吴秀波的股份未改变,但是按照公司年初32.45元开盘价,年末13.28元收盘价来计算,吴秀波的持股身家在2017年蒸发掉1.07亿元。

相较吴秀波而言,范冰冰身家缩水相对较小。唐德影视2017年股价走势并不给力,全年股价累计下跌30.66%,范冰冰的持股市值也由年初约1.84亿元,减少至2017年年末的1.27亿元,缩水约5637万元。

再就是赵薇。2017年三季度末,赵薇以1.46%持股比例登上了唐德影视第十大股东的位置,她和哥哥赵健,也就是唐德影视第二大股东,合计持有公司3787.18万股,以年初唐德影视28.47元开盘、年末19.73元收盘价计算,赵薇兄妹持股身家在2017年整整缩水了3.31亿元。

而根据唐德影视日前披露的业绩预告,《巴清传》《那年花开月正圆》等为公司2017年度业绩的主要来源。

尽管已贡献业绩,但作为唐德影视现象级头部剧作品,如果后续《巴清传》播出再生波澜,或将扩大唐德影视股价的调整风险。

除了上述的幸福蓝海和唐德影视,华录百纳、上海电影、欢瑞世纪、新文化、中视传媒、华数传媒、中国电影、骅威文化等多家影视股2017年成绩也均不理想,受此,大部分公司年内股价累计跌幅都超过30%。

新三板明星公司马太效应明显,大部分业绩不理想

在新三板市场上,影视娱乐明星入股的企业一直以来备受关注。

据统计,新三板市场上约有140多家影视类公司,而在这些影视公司里,有许多是明星入股的公司,如杨幂参股嘉行传媒。而明星股东一方面为公司发展带来了资金,另一方面则是变相地拉拢明星,减少演员的成本。

但是明星股东带来的资本追逐效应有限,并不能一直满足影视公司发展的需要。事实证明,新三板不再是明星投资人撒欢打滚的集中营,在投资界,和明星抱团也不一定有得钱赚。

比如近期因为《偶像练习生》又火了一把的著名经纪公司乐华文化,曾因韩庚、周笔畅等明星股东的入局而登上神坛,也因刚挂牌新三板就火速卖身共达电声而遭受争议,最后,其过山车般的业绩起伏令其不得不选择摘牌退市。

这牵涉到之前部分媒体文章提到的新三板文娱公司开始陆续从新三板撤离,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包括耀客传媒、新媒诚品、咏声动漫等多达13家的影视公司,正式宣布或者完成从新三板摘牌。

对于新三板影视公司来说,亏损是大多数的,因为本身能够上三板的公司质量也不是特别高,业绩不振也就可以理解,但是对于一些头部新三板公司来说,仍然可以做到很好的业绩。

比如长江文化、嘉行传媒、盛夏星空、德丰影业、方金影视、自在传媒和德纳影业等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相较去年同期都有所增长。

新三板影视公司马太效应太过于明显!

相关文章